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前董事長回國投案、前行長被判刑 桐城農商行資產質量承壓
2019-10-12 20:30 作者:郝亞娟 張榮旺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郝亞娟 張榮旺 上海報道

日前,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安徽省桐城市農商銀行(以下簡稱“桐城農商行”)原董事長蘇紹云外逃3年后,主動回國投案。據介紹,蘇紹云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企業在辦理貸款方面謀取利益,多次收受賄賂,涉嫌犯罪。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9月裁判文書網披露一則判決書顯示,桐城農商行原黨委副書記、行長汪建國因收受賄賂,涉案金額超170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并追繳其違法所得。

據中誠信評級公司出具的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該行的不良貸款率為11.89%,撥備覆蓋率降至29%。

兩位高管落馬

10月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稱,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下,經安徽省、合肥市紀檢監察機關不懈努力,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蘇紹云主動回國投案,并表示愿意積極退贓。

據介紹,蘇紹云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企業在辦理貸款方面謀取利益,多次收受賄賂,涉嫌犯罪。監察體制改革后,該案追逃工作轉由合肥市紀檢監察機關負責。

值得注意的是,在蘇紹云回國投案之前,該行的另一位高管也因受賄被判刑。

9月份,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則終審判決書顯示,該行原行長汪建國因涉嫌犯受賄罪被刑事拘留;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零六個月。按法院判決,汪建國利用擔任桐城農村合作銀行黨委副書記、副行長,桐城農商行行長、副董事長的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對貸款企業“回饋”的各類好處照單全收,且受賄的時間跨度長達近10年。

接連兩位高管因利用職務之便受賄“落馬”,對該行的業務有哪些影響?該行將如何完善公司治理結構?針對以上問題,記者通過傳真將采訪函發送至該行,并聯系該行辦公室,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向記者分析,一般來講,中小型農商行公司治理不完善,容易發生監督不到位、風控形同虛設的情形,具體來看,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原因:股東大會、董事會、監事會的設置有形無實,雖然建立了公司治理框架, 但與之相配套的用工、內控和經營運作機制尚不夠完善;內部風險隔離和內部控制難以實現。重要崗位一人多任現象使風險隔離形同虛設;獨立經營權限有限。雖然農商行已經實現了法人獨立,但仍然在人事任免、系統建設、業務發展規劃等方面受制于省聯社;部分農商行仍然秉承著農信、農合時代的治理思路,難以有效地激發員工活力,“權責利”不對稱。

撥備覆蓋率降至29%

根據桐城農商行公布的2019年二季度信息披露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該行資產總額224.15億元,較上季度末減少4.52%。在盈利方面,今年上半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2.87億元,較去年同期微降;實現凈利潤6311.79萬元,與去年同期的1.26億元相比,大幅下滑49.75%。

而從資產質量來看,該行的不良貸款率連續三年上升。據中誠信評級在7月31日出具的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桐城農商行的不良貸款余額為16.80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1.89%,相比2018年末上升0.79個百分點。值得注意的是,該行的資產質量自2016年開始呈現下滑趨勢,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70%(2016年末)、3.03%(2017年末)、11.10%(2018年末)。

談及該行面臨的信用挑戰,中誠信評級指出,這主要包括由于國內經濟增長放緩和民間借貸風波導致地區信用風險集中爆發,壓降不良偏離度導致不良貸款大幅上升,撥備覆蓋率嚴重低于監管要求;不良攀升導致撥備計提壓力大,盈利及資本相關指標大幅下降;貸款行業集中度較高,易受單一行業變化影響等。

從撥備覆蓋率來看,該行的撥備覆蓋率嚴重低于監管標準。2018年末,該行的撥備覆蓋率為41.23%,而截至2019年6月末,這一數據降至29%。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初,中誠信評級將該行的主體信用等級由A+下調為A,評級展望為穩定;同時將該行2015年2.7億元二級資本債券的信用等級由A下調為A-。

公開資料顯示,桐城農商行的前身為桐城農村合作銀行,于2008年完成由農信社到農合行的轉制,2012年改制為農村商業銀行。

(編輯:朱紫云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d走势图下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