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打破瓶頸 自動駕駛迎協同發展新趨勢
2019-09-30 17:42 作者:郭少丹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郭少丹 北京報道

在世界經濟形勢復雜多變的背景下,我國汽車工業面臨較大壓力,汽車與電子、信息、通信、交通等產業相互滲透,自動駕駛成為協同發展新趨勢中的熱點,全球主流汽車生產國已紛紛謀篇布局,搶占未來發展制高點。

“自動駕駛是汽車智能化和網聯化發展的高級形態,是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典型代表,已成為各國競相發力的一個重要的方向。他認為,自動駕駛是提升我國相關產業競爭力的一個必然要求。”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情報所副所長傅連學日前在2019中國汽車智能化峰會上表示。

據了解,從全球智能汽車發展現狀看,目前主要有三類企業,一是以谷歌、vivo為代表,主要做平臺、算法的互聯網企業,二是做自動駕駛整車開發的傳統車企,三是從電動車為起點,終點布局智能汽車制造的造車新興企業。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綜合運輸研究所城市交通運輸研究中心博士、助理研究員蔣中銘與會時表示,目前自動駕駛存在兩條發展路線:智能化和網聯化。智能化完全依靠車自身的感知計算決策,實現自動駕駛能力,網聯化是通過目測信息,布設設施,為車輛提供有效的信息進行輔助的決策,最終實現自動駕駛。蔣中銘認為,智能化短期落地難度比較大,設施設備的成本很高,對于事物的感應度和精確度沒有達到完全理想的狀態,安全水平還有待提高。而網聯化,短期看可能通過在車體上鋪設網聯設備在特定場景可以實現,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駕駛的安全性、效率,但從長遠看無法依靠網聯實現完全的互聯駕駛。

“自動駕駛核心技術開發難度很大,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長期進行驗證已經取得一些成果,在商業落地方面有優勢的企業可以獲得優質資本,優質資本會助推企業的發展,從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資源開始向頭部匯聚,頭部越來越大。”江淮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技術中心智能網聯汽車研究院部長張雷認為。不過,受限于智能汽車產業鏈技術開發難度較大等制約因素,我國自動駕駛的發展仍亟須打破瓶頸。

針對制約自動駕駛發展的因素,張雷首先提到,法律法規頂層設計尚未完善,現階段只能在指定的區域進行自動駕駛,阻礙了自動駕駛的研發,中國的道路基礎設施的建設信息安全不統一,對自動駕駛汽車的使用形成了障礙,道路基礎設施的智能化改造需要跨部門,主體尚未明確,影響了發展進程。張雷稱,技術突破的長尾效應將制約高級別自動駕駛落地量產。成本高昂與商業模式不清晰將會阻礙自動駕駛商業化的進程。核心零部件基本被壟斷,深度整合難,自動駕駛關鍵技術對外依存度高,自主可控比較難。

“汽車零部件作為汽車工業的基礎是支撐汽車工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必要因素,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長期面臨技術空心化的危局,汽車變速器等高技術領域,外資市場份額高達80%以上,汽車核心零部件的供應阻礙了中國汽車尤其是自主品牌的健康發展。”坤泰車輛系統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戎蓓如是表示。

不過,針對當前面臨的種種制約,諸多自主品牌車企已從戰略、技術研發、開發模式等方面紛紛做出布局,力求改變當下局勢。

比如,江淮采取了五點措施:戰略引領,組織保障,并成立專門的智能網聯研究院,構建智能網聯的研發體系;開放合作助力智能網聯技術快速發展;聚焦頂尖優勢資源,產學研合作開展新一代的自動駕駛平臺研究;構建“以我為主”的軟件開發能力,推動工程師向開發者轉變,將硬件改成軟件定義;多體系融合,構建自動駕駛產品正向開發流程。再比如,坤泰近期發布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全球首款四檔混合動力變速器、三合一電驅系統、電動轉向系統、智慧底盤以及智能駕駛新產品新技術。北汽新能源等諸多自主整車企業以及零部件企業也在通過資源整合、自主研發等多元模式提速布局發展。

“目前我國自動駕駛已經進入快速發展期,融合5G技術的自動駕駛發展路線形成中國特色的優勢,掌握自動駕駛核心技術的企業的頭部效應開始逐步顯現,企業采取上下游協同合作開發的方式已經成為降本增效、實現協同創新的大趨勢。”張雷表示。

(編輯:張碩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d走势图下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