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等深線>正文
徐翔的愛情和他的炒股秘籍
2019-08-29 13:31 作者:周遠征 來源:等深線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周遠征 上海、寧波報道

那是1998年普通的一天,20歲的應瑩第一次遇見徐翔。一個身材中等的年輕人沿著長長的樓梯,慢慢地走到了位于寧波市解放南路15號倉基大廈的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證券營業部二樓,在大廳的角落里坐下。而扎著馬尾辮的應瑩剛剛在這家營業部工作不久。

如今,昔日中國股市赫赫有名的解放南路銀河證券營業部,已經荒廢。樓道扶梯已經沾滿了灰,營業部的大門也已經被鐵鎖鎖住。空空蕩蕩的大廳,再沒有往日的喧囂。2018年3月下旬,應瑩陪著《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進入這個營業部,那一天寧波的陽光甚好。彼時,營業部尚在清理當中,還可以進出。看著空空蕩蕩的營業廳,應瑩腦海里浮現著往日營業廳里坐著的股市年輕人:這里是馬信琪,那里是徐翔。

QQ圖片20190829133915.png

位于寧波市解放南路15號倉基大廈的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證券營業部 《等深線》記者 周遠征 攝影

2000年,在人群中并不出眾,卻已經在寧波敢死隊中聲名鵲起的徐翔,向應瑩表達了愛意。這一年,梁靜茹的《勇氣》排名華語歌曲第一,寧波的街頭也飄蕩著歌聲:“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一場19年的愛情、15年的婚姻,萌生了。

然而,2015年11月,應瑩和徐翔相繼被有關部門控制。對于公司事務幾乎一無所知的應瑩,最終被有關部門解除了控制。2015年11月2日,徐翔在指定居所被監視居住。2016年3月15日,徐翔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內幕交易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0日,徐翔被逮捕羈押于山東省膠州市看守所。

QQ圖片20190829133929.png

解放南路15號倉基大廈前興寧大橋,徐翔住在橋對面的孔雀小區。在寧波的日子里,他每個交易日都會往返這座橋。 《等深線》記者 周遠征 攝影

2017年1月,徐翔操縱證券市場案在青島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徐翔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罰款110億元。徐翔在截止日前放棄了上述,判決生效。此后,應瑩才得以前往青島監獄探望徐翔。每個月千里迢迢的探望,只有半小時。

“我以前什么都不懂,現在公司的事也要管,這些事情壓在我身上,我也有壓力。”2019年8月10日中午,利奇馬臺風將至,應瑩與《等深線》記者在寧波碰面時說:“我現在不知道徐翔的想法是什么,去年10月以后就再沒有見過他。”

《等深線》記者多年來一直關注著徐翔的澤熙系,并在近兩年前與徐翔家人接觸。這對相隔千里的夫妻,已經一步步走到了婚姻的最后時刻。8月29日上午,徐翔與應瑩離婚案在青島監獄不公開審理。

寧波往事

“我在寧波臨產時,他不肯放棄當天的行情堅持操盤,聽到兒子降臨后卻對著電腦手舞足蹈。”2019年8月7日,應瑩在七夕節寫了一篇《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文章里,提及與徐翔相識的過往,以及徐翔案發后她的艱辛。她說:“最后我想說,這次離婚不針對徐翔個人,我們問題的壓力來自外因,結局卻是婚姻不可逆轉地解體。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時光回到了2005年,此時徐翔的妻子應瑩尚在寧波。應瑩已經懷孕,等待著一個新生命的降臨。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d走势图下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