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彈劾特朗普 一場持久的政治大戲
2019-10-12 09:48 作者:孫興杰 來源:中國經營網

“通烏門”持續發酵,第二名舉報人浮出水面,民主黨人如獲至寶,彈劾特朗普的大戲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當然,白宮也沒有慌亂,特朗普發表聲明,不配合眾議院的彈劾調查,并且白宮給佩洛西發去了一封信。由此,形成了僵局,眾議院要進行彈劾調查,那就需要相關人員進行配合。白宮的一紙聲明也算是堵上了這個窟窿,球又踢給了佩洛西,要不要在眾議院全會上進行表決,否則,彈劾調查就變成了口水戰。

彈劾特朗普,從特朗普上臺之后就沒有停止過,“通俄門”的調查在今年才算告一段落,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報告認為,沒有證據表明特朗普通俄。現在又爆出新的消息,穆勒在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之前曾經到訪白宮,是為聯邦調查局局長的職位進行面試,特朗普似乎對穆勒不滿意。后來,穆勒就成為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現在美國的媒體也在懷疑穆勒有沒有可能作弊。也許未來在彈劾特朗普的政治游戲中,穆勒還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通俄門”調查之后,彈劾特朗普也就失去了抓手,但民主黨并沒有放棄這種可能,抓住的理由還是特朗普的個人稅單之類的。然而,這些理由并不能構成彈劾調查的理由。

彈劾的轉機發生在有人舉報特朗普在今年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電話的時候,以軍事援助作為籌碼,要求烏克蘭方面調查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民主黨的反應是特朗普為了打壓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而濫用國家權力為自己謀利。因此,眾議院多數黨領袖佩洛西宣布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由眾議院的相關委員會進行調查。這里有個問題,沒有經過眾議院進行正式投票決定,就啟動調查,是不是合理?佩洛西認為,這樣做是可以的。從政治上來說,如果進行投票,可能出現一些意外情況,在時間上,也可能會久拖不決。另外,共和黨也催促要進行投票,投票之后,即便眾議院決定進行彈劾調查,那么,共和黨也獲得了傳喚權。彈劾的程序和規定在過去二十年中出現了比較大的變化,在共和黨占據多數的時候通過了規定,多數黨享受單邊的傳喚權。眾議院的少數黨領袖麥卡錫就給佩洛西發了一封信,要么擱置彈劾,要么像之前的彈劾一樣,在眾議院進行正式投票。佩洛西的答復是,憲法沒有要求進行這樣的投票。

可以看到,彈劾特朗普也是佩洛西整合民主黨,保持民主黨基本盤的策略,佩洛西依靠民主黨的核心議員就可以進行彈劾,但她不愿讓本黨的議員進行比較艱難的投票,同時也不會讓共和黨分享傳喚權。根據法律規定,眾議院可以向政府官員發出傳票,要求官員接受問詢,配合調查,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以及特朗普的律師朱利安尼都收到了“傳票”,可以看到,這是對白宮的“圍剿”,白宮以及國務院的一些官員都不希望自己卷入彈劾的旋渦之中。

眾議院有數百名議員,白宮呢?只有總統一人,但“帝王總統”并沒有隨著尼克松的下臺而結束,相反,白宮有了龐大的律師團隊。“白宮律師”成為媒體報道中的高頻詞,特朗普的律師團隊不僅為了總統抵擋彈劾的挑戰,也在擴張總統的權力。白宮發給佩洛西的長信也是“白宮律師”的杰作,拒絕配合調查,至少可以穩定白宮團隊,尤其是中高級官員不用再人心惶惶了。特朗普認為,彈劾調查不過就是要推翻2016年大選的結果,是政治迫害。佩洛西回應說,這封信是錯誤的,是非法地掩蓋特朗普政府厚顏無恥地迫使外部力量干涉2020年大選,即便白宮不配合,越來越多的證據也表明特朗普濫用職權,違背了保護、捍衛憲法的誓言。

白宮不配合,那彈劾調查還要不要進行下去呢?白宮已經阻止美國駐歐盟大使前來接受問詢,蓬佩奧也沒有配合調查。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表示可能會援引相關條款來推進彈劾調查,但是誰來裁決白宮官員蔑視傳票,妨礙調查呢?法院將會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美國的三權制衡機制開始啟動了,彈劾特朗普的政治游戲也是對美國政治制度的極限施壓,考驗這套制度的韌性。

民主黨人將“通烏門”作為彈劾特朗普的有力支撐點,但是問題在于,即便特朗普要求烏克蘭總統調查拜登的兒子,就一定要被彈劾嗎?彈劾總統的理由是“叛國、受賄或其他嚴重犯罪行為”。為了證明特朗普濫用權力,違反憲法,那就必須證明特朗普是“惡意”打壓政敵。為了證明這一點,就必須證明拜登的兒子是清白的,烏克蘭危機之后,拜登的兒子到烏克蘭企業工作,月薪好幾萬美元,這里面是不是有問題?如果有的話,特朗普要求烏克蘭進行調查是不是也在保護美國的利益呢?總統是最高外交代表,是三軍總司令,也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

彈劾特朗普這場大戲中,可能受傷最嚴重的是拜登,而不是在臺上表演的特朗普和佩洛西。拜登現在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彈劾特朗普必須證明拜登兒子無罪,當然,現在彈劾調查還沒有到這一步。民主黨的彈劾越緊,拜登的總統之路就越坎坷,也許,民主黨內的伊麗莎白·沃倫在偷著樂吧,黨內初選還沒有結束,拜登和特朗普就提前交上火了。

彈劾特朗普變成了2020年大選的主題,特朗普和佩洛西,白宮和國會山,民主黨和共和黨,以及民主黨內的競爭……這是一場分不清敵友的混戰,當然,聯邦法院也會被卷進來。對了,還有烏克蘭,美國的政治變成了世界政治。這場混戰中,誰輸誰贏,吊詭得很,特朗普的支持率并沒有因為彈劾而降低,相反,白宮已經將彈劾視為對2016年大選的攻擊,特朗普繼續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民主黨議員為了彈劾而呈現出來的強烈的政治性,可能也不利于2020年的總統和國會選舉。當然,特朗普為了2020年的連任之路,將會更加內向,為了迎合自己的鐵粉會對外更加強硬,沿著特朗普主義的羊腸小道闊步前行。

作者系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3d走势图下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