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歐洲病夫”與文化偏見
2019-10-12 09:39 作者:卡羅琳·芬克爾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最近幾年興起了書寫歷史的熱潮,在書店的書架上,在許多不同時代和不同地區的歷史書籍里,我們都可以找到不同范圍和不同主題的奧斯曼歷史著作。有些書是寫給學術界的讀者看的,有些只涵蓋有限時間段內的歷史,有些則完全沒有土耳其或奧斯曼材料做基礎。過去有一個過度簡化的觀點,即我們僅僅需要知道奧斯曼帝國曾經崛起、衰敗和隕落過,那就足夠了。

人們目前對奧斯曼帝國的普遍認知,仍然受到過去歐洲保存下來的大量資料的影響,這些資料都誕生于西方國家與奧斯曼之間的多次沖突之中,充滿歧視和反感。例如,“東方專制主義”或“歐洲病夫”的特征,不過是歷史場合中的某個特殊時間點的特點。很不幸的是,這些“片段”被不斷地重復運用和反復播放,似乎已然代表了這個古老帝國的整個歷史,而被定調的片段也就理所當然成為眾人認知的歷史觀。

許多被認為有關奧斯曼帝國各個方面的通俗歷史著作,實際上是非常缺乏“歷史”的,它們將奧斯曼人以及他們的世界壓縮成一出荒謬劇——荒淫無度的蘇丹出巡、兇狠邪惡的帕夏(奧斯曼帝國行政系統里的總督、將軍及高官)、凄慘不幸的后宮女子、蒙昧無知的神職人員,但這不過是缺乏歷史活力的陳舊背景中凝固的刻板人物而已。它們講述關于外國人和有奇風異俗世界的沒有時代背景的故事,卻沒有告訴讀者那個世界是怎么形成的。

這些書的暢銷證明人們對奧斯曼帝國的普遍關注。然而,它們所根據的既不是最近的歷史新發現,亦非原始的史料,這顯示奧斯曼的歷史學家很少會想到為普通讀者寫一本奧斯曼歷史。希望我的“新故事”不僅可以讓普通讀者喜歡,同時也能發揮一些最溫和的修正作用,能促使我們真正了解過去與現在的聯系,以及我們又是如何走到今天所處的世界的。

若按“慣例”看歷史,人們往往將注意力定格在戲劇化的場面,因而模糊了相關事件的相互關聯。它更嚴重的缺陷是,會鼓勵讀者將注意力集中在奧斯曼歷史中經常被貶損的某個事件或時段,卻不解釋那是怎么發生的,以及為什么會發展成那樣。因此,任何以普遍標準看待奧斯曼歷史的嘗試都會受到阻礙,這段歷史被人為改造成一段獨特的歷史。當然,每個國家的歷史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但是如果特別強調這些獨特之處,而忽略了其他國家歷史中類似的特征,在我看來會失之偏頗。

奧斯曼歷史成為一個“黑洞”本身就是遺憾,也是造成遺憾的原因,但更令人遺憾的是西方與穆斯林之間因誤解而存在的顯而易見的“鐵幕”。它很大程度上起源于西方關于奧斯曼歷史的“敘述傳統”,這種“敘述傳統”及其外延就是西方在過去幾個世紀中對伊斯蘭歷史的敘述。了解這些在文化上和歷史上有異于我們的國家——而不是貼上“邪惡帝國”和“恐怖分子”的標簽以掩飾我們的無知,是非常急迫的事情。

最大的傲慢其實就是問,為什么“他們”跟“我們”不一樣?未加質疑就輕易接受我們文化上的偏見,且將問題簡單地歸納為“哪里出了問題”。

本文作者為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奧斯曼史博士,奧斯曼研究專家,曾在伊斯坦布爾居住多年。文章選自《奧斯曼帝國1299—1923》一書中文本(民主與建設出版社2019年6月版)作者序言,標題為本版編者所擬,文字略有刪節,感謝后浪出版授權發布)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3d走势图下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