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果汁抵債 “先鋒系”牽出匯源債務危機
2019-10-12 09:26 作者:蔣政 孫吉正 來源:中國經營網

繼豬肉、鞋子抵債后,中國資本市場再添一個果汁抵債的案例。

債務高企的匯源,因一筆400萬元的借款逾期未還,選擇使用實物匯源果汁抵債。其借款平臺與當下火爆的“先鋒系”有關,故受到極大關注。

事實上,上述債務對于匯源集團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中國經營報》記者查閱公開數據,匯源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匯源果汁在2017年已經負債超百億。另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在2018年之后,匯源集團20余億元資產被凍結,北京匯源多次被列入老賴名單。

值得注意的是,已經停牌多日的匯源果汁(01886.HK),若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復牌條件,其將面臨退市風險。

《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多位匯源集團相關負責人,電話未獲接通,采訪短信也未獲得回復。

果汁抵債背后的債務危機

一筆400萬元的借款,將匯源與當下備受關注的“先鋒系”捆綁在一起。

隨著“先鋒系”實控人張振新的突然離世,“先鋒系”身處兌付漩渦。旗下P2P平臺工場微金此前發布的借款企業以物抵債的公告也進入公眾視野。匯源集團旗下的四家企業因欠款400萬元逾期未還,選擇以匯源果汁抵債。

這也是繼雛鷹農牧選擇豬肉還債、富貴鳥以鞋抵債之后,資本市場又添實物還債的案例。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匯源與“先鋒系”早有合作。據天眼查顯示,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是“先鋒系”旗下互聯網小貸公司中新(黑龍江)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匯源創始人朱新禮是先鋒系旗下網信理財A輪融資的投資者;而網信是四季本源農業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后者是匯源旗下品牌果時匯的運營主體。

另有媒體報道,匯源此前從先鋒旗下的網信等P2P平臺借款規模或高達20億元左右。從今年五六月份開始,部分借款已經出現逾期。但匯源的回應是尚待核實。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網信官微在8月28日公布的《逾期企業及相關各方名單》中看到,匯源旗下的匯源生態產業鐘祥發展有限公司、伊春匯源國際會展有限公司、本溪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北京匯源康民有機農業有限公司、北京萬盟匯達商貿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本息逾期金額為1.46億元。

同上述企業類似,匯源選擇果汁抵債背后,亦是其不容樂觀的債務狀況。《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匯源果汁已經連續多年通過出售資產獲得收益。根據歷年財報顯示,從2012年出售合營企業獲得超9000萬元款項后,匯源果汁便開始了兜售行動。2013年出售成都與上海的兩個工廠,獲得6.5億元收入;2014年出售黃岡公司,獲得1.51億元;2015年出售下屬9家子公司,作價18.12億元;2016年出售5家附屬公司,獲得1.54億元。

只是,頻頻“瘦身”的匯源果汁仍然大舉借債,在2017年負債達114億元,其中銀行借款接近70億元。直至今日,匯源果汁2017年、2018年財報仍未公布。

根據港交所給出的期限,匯源果汁需要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復牌條件,港交所將會展開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其中一條為“對相關貸款進行法證調查,并公布調查結果,采取合適的補救行動”。

長期停牌的匯源果汁,其信用等級也遭遇危機。2018年6月12日,債券評級機構穆迪公司將匯源果汁的信用評級下調三檔至Caa1,主要是擔心港交所提出的復牌條件將延長其股票停牌時間并導致資金鏈吃緊。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曾撰文表示,匯源果汁在2017年負債率為51.8%,在快消行業內橫向比較并不算太高。而整體負債超百億的原因是匯源目前處于布局期,從產業端及全產業鏈來看,這是一種重資產的運營模式,也的確會加重企業的資金負擔。

博蓋咨詢總經理高劍鋒則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結合該公司的營收體量,超百億的負債規模對于匯源果汁來說還是很大的。并且,從產品品類來說,匯源果汁主打的濃縮果汁所處的整個品類增長緩慢,其業務增長潛力也是有限的。

農業夢的追逐和失落

經常自稱農民的朱新禮,一直都有一個大農業的夢想。在賣身可口可樂未果之后多年,朱新禮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提到,出售匯源果汁飲料灌裝業務的目的是把籌集的179.2億港元投入到更上游的現代農業。

事實上,匯源果汁以及朱新禮也一直都在布局大農業。通過天眼查可知,匯源在大農業產業鏈條上的業務涉及飼料、生物大數據、糧食、干鮮果品種植以及延伸領域的旅游和養老產業。

根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幾乎是百分百控股了北京九龍溝農業種植有限公司、重慶三峽果業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匯源集團重慶柑桔產業化開發有限公司、北京匯源集團鐘祥有限公司、北京匯源集團九江有限公司、北京匯源集團桂林生態果業有限公司。根據匯源官網顯示,目前匯源農業在全國13個省、市、自治區規劃建設了19個農業產業化園區。

“朱新禮很早就看到了下游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并著手在上游布局。但農業上游屬于重資產投入,對于資金的要求比較高。當下匯源的整體財務狀況可能不足以支撐。”高劍鋒說。

事實上,朱新禮一手打造的匯源果汁在其行業內一直遙遙領先。1992年成立的匯源,在創始人朱新禮的帶領下,很快奠定中國果汁市場的領導地位,并于2007年登陸港交所。

只是,上市不久后的一次收購,讓匯源果汁的發展走向另一個方向。2008年9月,可口可樂向匯源果汁提出以12.2港元/股,總價約179.2億港元,收購匯源果汁所有股份,只是并未成行。而為了配合此次收購,匯源果汁做了許多調整,將精力放在上游,裁撤銷售團隊,根據年報數據,匯源果汁銷售人員從2007年的3926人減少到2008年的1160人。

公開資料顯示,在可口可樂收購匯源果汁懸而未決之際,匯源就在上游加速布局,在湖北、安徽、山東等多個地區建設了水果生產加工基地,僅2個月時間就投進了20億元。接下來,隨著大農業夢越做越大,耗資也從幾十億元累積到了數百億元。

《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匯源果汁多年財報,匯源果汁在2008年擁有1160個銷售人員,到了2009年激增至13036人,而2010年又減少至5843人。此后多年,匯源果汁銷售隊伍總數波動明顯。

這對匯源的影響是巨大的。賣身失敗后的匯源果汁,發展搖擺比較明顯。這從該公司的銷售隊伍上可窺一二。根據下游經銷人員的說法,目前,匯源在基層市場的渠道已經出現了很大程度的萎縮,呈現出節節敗退的局面。

業內普遍認為,上述收購事件是匯源果汁發展的分水嶺。不可否認的是,匯源此后動作頗多,只是效果難言理想。僅從業績來看,匯源果汁營收雖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長,但凈利潤波動較為明顯。若刨去政府補助以及出售資產所得收入,匯源果汁多年出現虧損。

“匯源在廠房、設備以及上游果園的投入很大,并且,下游需要大量的營銷費用做支撐,它的資金情況這些年一直都比較緊張。”萊維特品牌咨詢公司高級合伙人陳瑋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在今年4月,匯源擬與天地壹號的合作,意味著朱新禮試圖將匯源下游的經營讓與天地壹號。根據公告顯示,匯源的附屬公司將與天地壹號成立合資公司,后者以36億元的真金白銀注入到合資公司中,匯源果汁則是以包括商標在內的等價資產注入。

此舉也被業內解讀為匯源果汁將品牌轉讓于天地壹號,自己退守上游產業,并通過這筆資金,以求度過債務危機。遺憾的是,這一收購也未成行。

對于此次合作破裂,雙方均未透露更多原因。面對媒體的質疑,匯源果汁方面稱,公司不存在“百億負債”“陷入絕境”的情況。但承認了存在一定債務,并表示“匯源果汁屬于企業適度負債融資階段,具備較強的清償能力”。

“匯源現在是下游做得并不理想,而上游開拓需要資金支撐。在其目前的資金狀況下,這都成了它發展的包袱。”高劍鋒表示。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3d走势图下载一个